赌场外围是什么·故事:一觉醒来我成两千亿资产继承人,可得知交换条件,我只想逃命

  发布日期:  2020-01-10 16:49:01    

赌场外围是什么·故事:一觉醒来我成两千亿资产继承人,可得知交换条件,我只想逃命

赌场外围是什么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安菲尔德

“滋溜……滋溜……”

张帆坐在花坛边上,翘着二郎腿,一边用吸管喝着矿泉水,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。

“震惊!张氏集团董事长张延光遭遇恐怖袭击,至今生死不明!”

“张氏集团董事长张延光意外死亡,两位继承人离奇失踪,这一切的背后,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”

“一小时前,富甲天下的张延光在回家路上被人用火箭筒袭击,座驾当场变成了一团大火球……最糟心的是,在张总遭遇袭击之后,他的两个公子张继业和张承信同时失踪……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张氏集团那无比庞大的财产,究竟应该由谁来继承?”

不远处商场上方的led大屏幕正在循环播放《燃烧我的卡路里》,张帆摇头晃脑的跟着哼唱,幻想着要是自己继承了张氏集团的财富,他将会如何去挥霍那永远都花不完的庞大财产?

三年前,张帆兜里揣着两千元来到这个超一线的大城市。如今三年过去,一贫如洗,兜里仅剩下一个月的房租。

张帆不甘心就这样打道回府,不想自己波澜壮阔的大城市梦想以失败收场。但限于脑力,他现在除了幻想,已经想不到任何能够让自己起死回生的办法。

“张延光姓张,我也姓张。我自小在孤儿院长大,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我的父母,要不我去冒充一下张延光的继承人,没准儿他们就信了呢……”

张帆脸上露出自娱自乐的笑容,想象着自己被张氏集团奉为继承人时的风光。

突然,一辆疾驰而来的轿车嘎吱一声停在张帆面前,张帆刚一抬头,一个黑色的袋子迎头罩下。

张帆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呼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感觉后脑一痛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当张帆醒过来的时候,后脑的疼痛感已经消失。迷迷糊糊的张帆心想自己可能是被绑架了,当绑匪发现他全身上下就只有几百块钱的时候,没准儿直接就把他扔在荒郊野外了吧?

微微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,张帆一下子坐了起来,双手使劲儿擦擦眼睛,睁大眼睛再仔细看时,顿时大张着嘴,愣愣的说不出话来。

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?

柔软舒适的大床,古朴雅致的装饰,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淡香,以及……一个陌生而又神情恭敬的老头。这老头看上去不像是绑匪啊!

“主人,您苏醒了吗?”

老头上前两步,站在张帆五米之外,目光中带着炽热和期待。

“我……我醒是醒了,但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?”

张帆飞快的转动大脑,他清晰的知道自己没有失忆,那么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:穿越了!而且穿越成某个特别有权有势的大家族的高层人物!

老头的目光黯淡了下去,对张帆笑呵呵说道:“没苏醒也没关系,慢慢来,你会逐渐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。”

老头神情态度的变化让张帆更加惊疑不定,他明明已经醒了,为什么老头说他还没醒?他明明没有失忆,为什么老头说他会找回丢失的记忆?

“不用担心,我先简单介绍一下,我叫宇成,是这座山庄管家。山庄名字你可能听过,叫做云塔山庄。”

张帆闻言顿时睁大了眼睛:“云塔山庄?张延光住的那个?”

宇成点点头:“没错,张延光正是我的前主人。”

张帆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将所见所闻消化一遍,颤巍巍的问道:“也就是说,张延光确实死了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刚才你称呼他为前主人,又叫我主人,难不成……我真的成为了云塔山庄和整个张氏集团的继承者?!”

“没错。”

张帆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被千斤秤砣狠狠的砸了一下,变得晕晕乎乎的,讷讷的自言自语:“我的天,那得是多少钱啊?”

“不多,也就两千个亿吧。”

张帆顿时软在床上,心跳越来越快,呼吸越来越急。

宇成按了两下手机,两个医生立即匆匆忙忙的跑进来,给张帆做了紧急处理。

缓了好一会儿,张帆的心跳渐渐恢复平稳,但四肢还是有些发软,扭头一看宇成还是恭敬的站在旁边,患得患失的问道:“你们不是在拍摄什么真人秀吧?你确定我是张氏集团的继承人?难道我是张延光失散多年的私生子?”

幻想中的场景就这样真实的在张帆眼前上演,张帆心中反而有种荒诞的感觉,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“放心吧,如果没有调查清楚,我们不会把一个不相干的人接到云塔山庄。山庄主人的正统性关系到整个张氏集团的未来,你无需为自己的身份感到怀疑。”

张帆眨眨眼,没听明白这老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宇成似乎并没有解释张帆到底是什么身份,也没有说他究竟是不是张延光的私生子,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怎么看都像是答非所问。

张帆想了好一会儿才大致明白过来:也许,只要被这老头或者是张氏集团的高层默认为继承人,即便他和张延光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也可以通过伪造身份证明,在法律上保证其继承人的合法性。这种事情对于张氏集团来说,应该并不难。

张帆有些头疼,这些大人物说话总是云山雾绕的,就不能直来直去,明明白白吗?

“那么,我现在就是云塔山庄、张氏集团以及两千亿资产的继承人了对吗?”

张帆感觉自己的心跳又有点不受控制了。

“呵呵呵,现在还不行。”

宇成一句话让张帆脸色立即就变了,火热的心情被一桶冷水淋了个透心凉。

“想要成为继承人,是有条件的。”

一听到条件两个字,张帆脑海中就开始单曲循环《燃烧我的卡路里》,《西虹市首富》的场景立即浮现在自己眼前。

“条件?一个月花光十亿吗?”

张帆只觉口干舌燥,这种毫无顾忌的疯狂挥霍,简直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啊!

最关键的是,这道难题他早就想好了答案:一边打赏主播,一边拍电影!

电影半个月拍完,拍完后不上映,就自己看!同时还能和女主播女明星进行亲密互动,那场景想想就鼻血纵横!

“当然不是,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啊?”

宇成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满,吓得张帆噤若寒蝉,这要是被老头否定了他作为继承人的身份,美梦可就要立即破灭了!

“跟我来吧,你的考验说难不难,说简单,也不见得简单……”

宇成将张帆带到书房。

说是书房,实际上和图书馆也没什么区别,放眼望去,一排排的全都是书架,架上的书古色古香,满满的都是时代感。

来到最里面一排,宇成指着架子上的书籍说道:“给你三天时间,先把这些书读熟。根据你读书的效果,来决定下一步的安排。”

啥?读书?!

张帆吓了一身冷汗,从小到大,他一看见书就犯困,摸到书就想睡,文不成理不就,早早的就离开学校,出来打工。

本以为这辈子和书无缘,没想到千亿财产继承考验的第一关,就是读书!

“怎么,有困难?张氏集团的继承人如果是一个文盲,那岂不是成了笑话?”

文……文盲?

张帆很是不服,小爷我好歹经历过系统的九年教育,虽然识字不多,却也能够熟练的在手机上浏览各种花边新闻!竟然敢说我是文盲,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文盲的厉害!

扭扭脖子,甩甩胳膊,张帆板着脸说道:“这三天我就住在书房了,不看完这些书我就不走了!”

宇成点点头,发出一阵阴恻恻的笑声:“呵呵呵,那我就静候佳音了。”

宇成转身离开,留下张帆一个人在书房之中,面对着一架子古籍。

张帆皱着眉头,嘴角抽搐几下,硬着头皮拿出来一本书,翻开之后不由大惊失色,那书上的文字他竟然一个都不认识!

“这……这恐怕不是普通的繁体字吧,这弯弯绕绕的字,哪里是正常人能看懂的?”

张帆捧着书,目瞪口呆,书上那密密麻麻的文字就像是四处游动的蝌蚪,每一只都在挑战他的耐心。

强忍着将书摔在地上的冲动,张帆掏了掏裤兜,暗下决心:哪怕是一边用手机翻译,一边阅读,也要把这些书读完!毕竟那可是两千亿的财产!

随后,张帆的手僵在兜里,原本那部从不离身的大米手机,竟然不翼而飞!

完蛋,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没了。

张帆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这么一摔,张帆脑袋恍惚一下,再睁开眼睛时,那长久以来因为使用手机而下降的视力,仿佛突然间恢复!

眼前的场景前所未有的清晰,目光转向摔在身旁的那本书,书上的文字清晰可见。而且,那些鬼画符一般的文字,他竟然看懂了!

“留侯张良者,其先韩人也。韩破,良家僮三百人,弟死不葬,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,为韩报仇,以大父、父五世相韩故……”

咦?竟然是人物传记,还是记载张良的?

虽然上学的时候不怎么喜欢看书,张帆好歹还是知道张良的。据说汉高祖刘邦身边最厉害的三个人,其中一个就是张良。

张帆的注意力被古籍吸引,忘记了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能看懂那些弯弯绕绕的文字,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读得懂文言文了。

“沛公之从雒阳南出轘辕,良引兵从沛公,下韩十余城,击破杨熊军。沛公乃令韩王成留守阳翟,与良俱南,攻下宛,西入武关……”

古籍上的文字如同有了生命一般,将两千多年前的历史编织成画面,浮现在张帆眼前,他仿佛成为了那个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的绝代军师……

薄薄的一本书很快看完,张帆从那种如梦似幻的状态中挣脱出来,不由得一阵冷汗淋漓。

刚才看到的场景过于真实,以至于张帆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那个诸侯纷争、战乱不断的时代,张良说的每一句话、做的每一件事,就像是自己在亲身经历一般!

“这到底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

一本普普通通的古籍,竟然拥有着将灵魂送回到古代的力量,如此荒谬绝伦的事情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张帆眼前。

这张氏集团看起来并不像世人眼中那么简单呢,能够成为金字塔最顶端的一员,必然有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能力和手段。

张帆将张良的典籍放回原处,脸色凝重的从书架上取下另一本书。这本书是书架上的第一本书,记载的人物是张开地。

张开地,战国时期人,曾在韩国为相,先后辅佐韩昭侯、韩宣惠王、韩襄王三代君主。张开地的嫡孙,正是张良。

阅读着古籍中有关张开地的记载,张帆宛如置身于朝堂之上,与政敌对手们唇枪舌剑、明争暗斗……

一本书看完,就如同走过了张开地的一生,那种玄之又玄的奇异感觉甚至让张帆有些欲罢不能。

当张帆想要继续看第三本书的时候,脑袋一痛,倒在了地上,如同精力被完全抽空一样,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。

“主人,您醒了吗?”

张帆睁开眼睛看到的依旧是恭谨中带着期待的宇成,听到的依旧是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问话。

“醒是醒了,不过为什么我看书会晕倒呢?这可是我第一次对看书这么感兴趣,我还没看够呢。”

看到张帆大大咧咧的样子,宇成眼中再次浮现出一丝失望,声音也低沉下去:“那可不是普通的书,普通人一天最多看五本就会昏迷,精神力强大的人可以一天看十本以上。”

张帆一听不由得汗颜,自己从小不爱读书,上课注意力就从来没集中过,精神力竟然差得连普通人的一半都不到!

张帆不敢自曝其短,打着哈哈说道:“今天的安排还是看书吗?如果三天时间没有看完怎么办啊?”

“别担心,三天之内没人能看完那些书,只要尽力去看就好。”

洗漱餐饮之后,张帆再次来到书房。

宇成离开前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:“你可要努力啊,老奴期待着主人早日醒来……”

这管家是精神有问题吗?小爷我明明已经醒了,他看不到吗?还是说这管家没睡醒,看谁都像是没醒的样子?

张帆自娱自乐的一笑,继续翻看书架上的书。

既然自己精神力低下,一天只能看两本书,那就专门挑厚的看吧。

要是让张帆看别的书,那自然是越薄越好。但是这书架上的书可不一般,一边看一边就能窥探他人的一生,这可比看那些花边新闻有趣多了。

找到书架上最厚的一本书,翻看一看,其中记载的人物竟然是张道陵!

张道陵这个人张帆有些了解,作为正一道的创立者,他是后代所有天师的祖师爷。

没想到张道陵竟然也和张良有关系。

张帆没什么学历,智商好歹还在线,昨天在书中看到的两个人,张开地和张良是爷孙关系,想想张氏集团和张延光的身份,这云塔山庄书房中的古代典籍,记载的显然就是张氏一脉的祖先。

翻开典籍,张道陵那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顿时浮现在张帆眼前……

良久,手中的书籍被翻到一半,张帆一声大叫,晕倒在地,口鼻之中甚至已经渗出血来……

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张帆,宇成一脸的焦躁,来回踱了十几圈的步,最终一声长叹,离开了卧室。

门外,宇成的儿子宇化已经等候许久。

“怎么样,还没醒吗?”

宇化的神情和他老爹一样紧张忧虑,额头上甚至已经笼罩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
宇成摇摇头。

宇化的冷汗更多了,声音中满是疑惑:“不应该啊,挑选容器的时候,特意找了这么个精神力异常低下的废物,主人在祭祀结束的时候就应该醒了,这都快要四天了,怎么还没醒啊?难不成……”

宇化的神情一变,压低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难不成主人实际上已经……不在了?”

宇成瞪了儿子一眼:“别胡说,他要是不在了,咱们的计划可就全都落空了。”

“要不……”宇化犹豫着说道:“给他下猛药吧,这么天天让他看书也不是办法啊,刺激性太小,很难让他苏醒过来。”

“也好,时间不多了,咱们的进程要加快……”

再次醒来之后,亲切的和管家老头打了个招呼,张帆心情舒畅的问道:“今天还去看书吗?张道陵那本书我才看了一半,兴致正浓呢!”

宇成笑眯眯说道:“不看书了,作为张氏集团的继承人,今天去祭拜一下祖先吧。”

张帆闻言大喜过望,没想到所谓的考验竟然这么容易,看了两天书,晕了两次,然后就成为张氏集团的继承人了!那可是两千个亿的资产啊,要如何挥霍才能用一辈子的时间花光两千个亿啊!

张帆在心中飞快的计算,两千个亿即便是存在银行,每年的利息就有几十个亿,光是这些利息就取之不尽、花之不完!

张帆只觉呼吸急促,心跳加速,脸色越来越红,红的发紫!

宇成按了两下手机,两个医生飞快的跑进来,一番抢救之后,张帆总算是恢复了正常。

“走吧,祭拜了祖先,你就是张家的人了。”

张帆拍胸脯起誓:“我张帆,生是张家的人,死是张家的死人!我对张家忠贞不二,绝无二心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……”

跟随宇成来到张氏祠堂,几十个牌位肃立在昏暗的烛光之中,庄严肃穆的气氛中,渗透着一丝阴冷的压抑。

张帆对于这些毫不在意,他的思维已经完全被两千亿这个庞大的数字占据,满脑子都是如何挥霍这笔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资产。

在宇成的主持下,张帆机械的上香、跪拜。

一阵阴风吹过,烛光忽明忽暗。光线的变化让张帆的思维稍微集中一下,抬头看去,祖先牌位上张良、张道陵等名字赫然在列。

张帆不由得面露笑容,为自己卓越的推理能力点赞:古籍中记载的那些人物,果然都是张氏一脉。

看到牌位的同时,张帆再次进入到那种第一人称看历史的奇妙状态,不过这次看到的不再是某个张氏成员的事迹,而是类似于祭祀的场景。

在昏暗阴冷的某个地点,三个石台并排而立,石台上躺着三个赤裸着上身的男性。不远处还有一个巨大的石棺,石棺中是一具苍老的男性尸体。

主持祭祀的人开始宰杀牛羊,鲜血顺着地面的凹槽流淌出一个奇怪的图案……

当仪式结束的时候,石台上三个男性中的一个醒了过来,走下石台,穿上衣服,嘴角露出一丝优雅高傲的笑容……

每看到一个牌位,类似的场景就会反复出现在张帆眼前,石台和石棺中的人一直在变,但整个仪式的过程却是一模一样的。

张帆早已习惯了这种状态,对于在眼前出现的一切丝毫不以为意,任凭这些画面在眼前反复出现,心中想着的却只有张氏的财产。

“所有的产业,能卖的全都卖掉!金融有风险,买房置地才是王道!买他几千几万套楼房,光是房租就足够我挥霍一辈子了!”

“拿到钱以后,要请亲朋同学们吃个饭,让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知道,小爷我现在是有钱人了,不再是以前的我了!那些前倨后恭的人,小爷我一定要狠狠的羞辱他们!”

跪在地上看着那些牌位,张帆心头火热,嘴角露出呆呆的笑容。

宇成一直在观察着张帆的状态,看到他这个样子,面色愈发阴沉。

良久,宇成一声长叹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可以了,回去吧。”

张帆迅速从地上蹦了起来,兴奋的问道:“现在我就是张家的继承人了吗?”

“快了,快了……”

“父亲,就剩下最后三天了。”

密室之中,宇成和宇化父子相对而坐,脸上都是一片的愁云惨雾,绿的宛如苦瓜。

“是啊,就剩三天了……”

向来精明的张氏集团大管家此刻像是丢了魂一样,能力与野心并不匹配的宇化也是愁得直挠头:“仪式用了一天,看书用了两天,今天的祭拜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……整个仪式是没有问题的,仪式之后该走的流程也都没有缺失,为什么他就醒不来呢?”

宇成脸色阴沉:“时间紧迫,现在,也就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带他去仪式现场!”

“什么?!那样的话……我们做的事儿,不就被发现了吗?”

“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,现在山庄的一切都掌握在我们手中,即便他发现了又能怎么样?除非他有鱼死网破的勇气,否则就只能任凭我们摆布!”

宇化的脸色更绿了:“父亲,这可是一招险棋啊!”

“富贵险中求,没有行险的勇气,就不要觊觎那庞大的财产!”

一听到财产二字,宇化的目光也变得凶狠起来:“好,那我们就拼这一把,大不了就同归于尽!”

“今天要做什么啊?书看过了,祖祭过了,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宣布我是张氏集团的继承人啊?”

张帆昨晚一夜没睡,幻想着自己开着游艇,在风和日丽的地中海中驰骋,游艇中载着几十个当红的一线女星,众星捧月一般围着他转……

“今天带你去一个特殊的地方。放心吧,这是最后的环节,这个环节完成之后,明天你就能拿到张氏集团那庞大的财产了。”

宇成的话让张帆兴奋不已,仿佛已经看到了数之不尽的钞票在向他招手。

坐着电梯下降到整个山庄的最底层,走过长长的隧道,输入密码,验证指纹,推开古朴厚重的大门,那个在祭拜祖先时反复出现在张帆脑海中的地点,在一片昏暗的烛光中展现在张帆眼前。

“这……这是哪里?”

过于寒冷的温度让张帆有些发抖,而眼前诡异的场面更是让他心中发寒。

阴气森森的石台,散发着腐朽气息的石棺,地面上已经干涸的血液,以及……石台上两具已经发青的尸体。这种恐怖片现场,为什么会出现在云塔山庄之中?

“想起什么了吗?”

宇成的声音在张帆耳边幽幽响起,张帆不受控制的向前走着,声音颤抖:“我……应该想起什么?”

张帆想要远离那些石台石棺,想要远离地面上的血液,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身体,就这样一步步走到石台之前,伸出手摸向石台上的尸体。

在手指碰触到冰冷尸体的同时,张帆感觉自己的视角开始升高,那感觉就像是……身高开始不受控制的逐渐变高!

很快,张帆发现不是自己长高了,而是……自己的灵魂离开了躯体!

空中的“张帆”惊恐的看着地面上的自己轻轻抚摸过石台上的两具尸体,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,似曾相识。

张帆知道,那绝不是他自己的笑容,他不可能笑得如此优雅,如此高傲!

啊!

身在空中的“张帆”发出无声的惊叫,他想起来了!(作品名:《继承两千亿》,作者:安菲尔德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